丰县人网 丰县人的活字典,外地人的丰县通
联系电话
【丰邑旧事】⑤卜昭贵大开杀戒挑人头
 二维码 7
作者:季朗友

挑  人   头


丰邑旧事

挑谁的人头?

挑日本兵的人头!

这是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丰县城南季合园村乡民中流传了近80年。

1938年5月18日,日冦全面占据丰县城。

此时正是麦黄梢的季节,凶残的日本人在县城制造了一桩桩惨绝人寰血案。特别是城郊村庄的青壮年,纷纷逃离乡下避难。以至日军正式驻进城里后,不再疯狂地杀人。这些青壮年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回家,麦子成熟了,都是晚上偷偷摸摸地收割,天不明又回乡下避难。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按说夏季暴雨过后就晴天。六月上旬的最后几天,夏雨绵绵如春天,接连几天下个不停,雨点不大不小,刷刷像利箭一样,射向这沦陷的大地。高粱被打的东倒西歪,路上虽然积水不多,但土壤里已喝饱喝足,到处是湿漉漉地。

本来人们就没有好心情,这阴雨天,更加重了人们的心烦。没有人会想到老天下雨要惩罚恶冦。

6月10日是一个难得的好晴天,早饭后的日本兵,从丰县转移去砀山。耀武扬威的日本兵开着汽车,在狰狞笑声中穿过西关障澜门驶向砀山。

(丰砀路,就是这段,季朗友摄于2014年冬)

那时的丰砀路路基不同现在夯实,当日本的军车开到城郊大约三里的地方,季合国村西王家(王秉良家族)柏树林靠近丰砀路处。卜油坊村东北方。日本的军车因连日的阴雨陷到路上,汽车越开陷入越深。

日本兵只得下来推车,正当日本兵全力推车时,突然天降神兵,遭到袭击,他们还没明白过来,放倒两人,多人受伤。日本兵以汽车作掩体用枪还击,边打边退逃回丰县城里。

原来袭击日本兵的是国民党游击队卜召贵的人马。

(卜昭贵画像,作者:杨高举)

卜昭贵,丰县西北卜老家人氏,是位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最多时手下有1500人。

日本人侵占丰县之前,国民党丰县政府动员卜召贵加入抗日队伍,在民族危机时刻,卜响应政府号召,毅然拉起抗日大旗,“共同抗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6月10日这天,卜召贵的人马在城西胡庄集合,去城东南赵河涯村与驻地国民党丰县政府汇合,当他们的队伍走到季合园村西丰砀路上时,发现正在推汽车的日本兵,卜当即下令袭击日冦,由于武器不精良,加上第一次与日本人作战经验不足,所以只打死两名日军。

(季核园村西头。季朗友摄于2015年)

卜召贵为了向上级表明自己的抗日决心,决定把日本兵的人头带到赵河涯去。他到季合园找到保长季华香,命令找人用扁担挑日本兵的人头,并抬铡刀一口。当时村上的青壮年都跑乡下避难,保长只好派不到十七岁的季敬X前去挑人头。

(卜昭贵战斗场面,作者:杨高举)

他们随卜来到汽车旁,用高粱棵围着日本兵脖子放到铡口,一铡下去人头落地,在颈部穿一个窿,挂在扁担钩上,敬X公挑着人头,跟着队伍后面,由于敬x公身材不高,走在高粱棵小路上,人头踫得高粱作响,虽然是白天他还是紧张害怕。敬x公经过挑人头这一场,病了三个多月,后经城西南八里井村老中医王昌义先生看好,王中医说,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吓掉了,吃中药慢慢调理过来。

王先生当时就七十多岁了,听说后来活到九十多岁。

(卜昭贵战斗场面,作者:杨高举)

那时汽车还是稀罕物,季合园村胆大的人前去看稀奇,村西头几位正义无畏的村民,王丙心、秦大狗、大鼻子,怀着对日本人的仇恨,抱着杆草把日军汽车点着,烧了。

当天的半下午,日本人集合多方力量,看到被焚烧的汽车,怒气无处发,到季合园西头点燃了几处民房。村民说老天拯救了季合园的草房,不久,大雨从西北而至,浇灭了燃烧的民房才免遭此劫。

对村民传说是老天下雨拯救了季合园的民房。因为那天有风,村上壮劳力不在家,没有救火能力。

这一神奇的说法我怀疑多年。直到有一天看到黄体润先生的日记,我才知道村民说的是真实可靠。黄先生日记,傍晚大雨。。。。

附黄体润先生日记

    六月十日    晴      阴

  ……丰砀两路,截击敌人,部队至公园后,因其疲乏异常,遂又令其赴郭楼休息,时卜部王万玉来,云在城西二、三里路之地,打坏敌人汽车一辆,毙敌兵二人,获步枪二支,防毒面具两个,闻之愤气为这少舒。……

  ……

  傍晚大雨,闻敌人已全数退走,以城内财物一空,且士卒疲乏,当晚未进城,全数退至赵河涯休息。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9:00-21:00)
0516-89338990
QQ联系方式:2078183277
————————————
————————————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