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人网 丰县人的活字典,外地人的丰县通
联系电话
“父子侯相拱刘汉,至今魂魄绕丰原”
 二维码 9

   丰县凤城镇周庙村内,有一座仿古式的建筑,院落不大,却因为堂屋里供奉着两位丰县籍的西汉名将而远近闻名。它就是周氏家祠,该祠神主就是西汉开国功臣绛侯周勃和辅助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的条侯周亚夫父子。

  周氏后裔周庆允老人是个退休教师,得知我们的来意,他热情地带领我们来到该祠,根据家祠内民国期间的石碑记载,我们大概了解到了周氏家祠创修于民国十年,后经多次增修,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解放后根据当年的形制和规模重修的。

   山门两旁悬挂着周氏后裔、书法家周庆山书写的一幅楹联:“细柳营中春试马,龙虎帐前夜谈兵。”殿堂三间,中间后强悬挂着周氏父子的画像,细看,也是出自今人之手,但却把周勃的厚重和周亚夫的英武刻画的十分到位。祠堂里还摆放着家谱,根据家谱记载,该村周氏就是周亚夫后裔。

   关于周勃、周亚夫父子,明清《丰县志》都有叙述,但是比起司马迁所记录的,就太简短而逊色多了。让我们根据文献,先粗略地认识一下周勃父子。

  周勃(?——公元前169年),祖先原为卷县(今河南新乡原阳县西南)人,后迁到丰县城东北九里的一个地方生活,也就是今天的周庙村附近。周勃性格质朴无华,敦厚少言。周勃少时家贫,靠编织养蚕用的蚕箔为生,还常给办丧事的人家吹萧。后来成为了一名能拉强弓的勇士,秦朝末年军中做低级军官。明·隆庆《丰县志·宦业志·周勃传》这样记载:“周勃,以材官(低级武官)从高祖,战功居多。”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周勃随刘邦起兵反秦,参加了进军咸阳灭秦的战役,以军功拜为将军。周勃一生转战南北,为汉王朝的建立历下了赫赫战功,刘邦汉中称王,周勃被封为武威侯。

  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被封为绛侯。后又平定韩王信、燕王卢绾叛乱,升为太尉。在刘邦的布衣将相群中,由于周勃的“重厚少文”、“木强敦厚”,深得刘邦的信赖和倚重,临终时谆嘱太子刘盈:“有大事者可找周勃。”“安刘者必勃。”

  周勃不喜欢繁文缛节,也不喜欢太多的礼数,每次召见儒生和说客,他总是随便坐着,对他们说:“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公元前195年刘邦去世,汉惠帝即位,周勃继续任太尉,但此时吕家开始把持军政大权。汉惠帝七年(公元前188年),汉惠帝刘盈病死,吕后封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军,使诸吕入宫居中执事。第二年,以太后称制。公元前180年汉高后吕雉死后,诸吕作乱。周勃与丞相陈平、朱虚侯刘章等人合作,智夺吕禄军权,控制了北军。平定了吕产的宫廷叛乱。诛杀诸吕后,周勃等人迎立当时为代王的刘恒即位,这就是汉文帝。

  在匡扶汉室的事业中,周勃功居首位,名垂后世。汉文帝也因此拜周勃为右丞相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周勃的长子周胜之。汉文帝十一年,周勃病逝于封地绛城(今山西省侯马市东北),谥为武侯。

  “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这是唐代诗人王维《欢猎》中的诗句,始终的细柳营,就在今天的陕西渭城境内,就是周亚夫当年率军驻扎的地方。周亚夫(公元前199——公元前143年),周勃的儿子。汉文帝后二年,袭父爵为绛侯。起初做河内郡守时,著名相士许负曾给他看相,说他三年后为侯,封侯八年为丞相,掌握国家大权,位尊任重,在众臣中将首屈一指,再过九年会饿死。周亚夫笑着说:“我的哥哥已代父为侯,如若他去世,他的儿子理应承袭爵位,我周亚夫怎说得上封侯呢?再说若我已显贵到如你所说的那样,怎么说会饿死呢?你来解释解释!”许负指着他的嘴说:“你嘴边有条竖线,纹理入口,这就是饿死之相。”过了三年,周亚夫的哥哥绛侯周胜之犯了罪,文帝选周勃子孙中有贤德的人为侯,大家都推举周亚夫,于是封周亚夫为条侯,继承绛侯爵位。

  周亚夫驻军细柳,严于治军,使保卫国都长安免遭了匈奴铁骑的践踏。周亚夫治军有方,后辅助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粉碎了诸侯王企图分裂和割据的阴谋,维护了统一安定的政治局面。周亚夫为巩固西汉王朝的统治立下了汗马功劳,也使他成为了汉代杰出的军事家。

  公元前152年,景帝任命周亚夫为丞相,“掌丞天子,助理万机”。周亚夫不想做庸碌之辈,而想尽职尽责地干好本职工作。凡属于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他从不推诿,敢于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结果多次与皇帝的意见相左,造成皇权与相权的矛盾,后因为儿子的原因被加以谋反罪入狱,不堪受辱而绝食抗议,五天后,吐血抱冤身亡。

  在周老先生的带领下,我们在周庙村后里许的地方,看到两通石碑在荒草掩映中紧旁着一个砖瓦窑,荒凉而又冷清。

   西面是《亚夫碑记》石碑,立于明末崇祯元年,文字开始漫漶。东边的石碑立于清代同治年间,刻有《重修绛侯条侯墓志说》一文,字迹尚清晰。据明代丰县志和周氏族谱记载,墓园占地曾近近百亩。松柏郁郁,香火袅袅,是远近周氏后裔的祭拜圣地。

  其实,真正的周勃墓位于汉高祖长陵的东部,今陕西省咸阳市奉都区萧家村乡杨家湾村北。六十年代中期,考古工作者在发掘长陵陪葬墓时被发现。七十年代,考古工作者曾对此墓长达五年之久的发掘,出土各类陶器3000余件,是西汉帝王陪葬墓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座。周亚夫的活动区域和绝食自杀所在地都在陕西咸阳一带,他的尸体也应葬在咸阳附近或父亲周勃坟墓周围。由此分析,周庙村后的周勃、周亚夫墓,实际上是两座衣冠冢。

  是不是真正的墓,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并不重要了,衣冠冢,往往是逝者家乡人以最虔诚和最隆重的形式纪念逝者的手段。也许,一开始,就是丰县周氏后裔为表达对这两位功勋卓著的先祖的一种怀念而已。作为今天的丰县人,更是为当年曾从丰县这片热土中走出了功震西汉的父子双侯而引以为豪。“父子侯相拱刘汉,至今魂魄绕丰原”。正如清代丰县人刘剑锋所写的赞文那样“岚山苍苍,泡水泱泱,二侯之风,山高水长”。“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周氏父子当年的勋业已无处可觅,但是作为大汉的柱石,他们的事迹永远地留在了史册里,而他们忠勇和耿直的性格,也将永远影响着一代代的丰县人


文章分类: 丰县人文
分享到: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9:00-21:00)
0516-89338990
QQ联系方式:2078183277
————————————
————————————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